第18章 鬼修陆鸣(1/2)

谢清欢引开大公鸡,找到了被藤蔓困住的洛瑶南。

十来条藤蔓捆住少年的手腕脚腕,把他呈大字固定在空中,动弹不得。

谢清欢看到这幕,脚步一顿,心想,这个画面,当真诡异。

洛瑶南憋红了脸挣扎,见到谢清欢,便大声喊:“二兄救我!”

谢清欢没有靠近,几道剑气挥出,打在藤蔓上,藤蔓吃痛,缩了回去,少年哎哟一声就掉在地上,又摔一个屁股墩。

洛瑶南拔出剑,泄愤似的在树上划了两刀,本想劈断藤蔓,被谢清欢拦住了。

谢清欢:“先和大家会合。”

洛瑶南应了一声,本想转身之际,突然瞥见树根底下被劈出一个口子的地方,泻出淡青的灵光。他心思百转,瞥了眼身后的少年,用树皮遮住泻出清光的口子,折身回头道:“好”。

话刚落,洛瑶南就被谢清欢给拎了起来,飞快向岁寒雪她们的方向靠拢。布满妖气的大风把洛瑶南的脸都吹变形了,他张开嘴想让谢清欢慢点,被灌一大口冷风后,又选择闭上嘴巴。

与众人会合以后,他们没有别的办法,只能继续硬着头皮往前走。

只有洛瑶南心不在焉,频频往后看,想起自己刚才见到的一线湛湛青光。

谢清欢肩上扛着少女的身体,走在最前面开路,突然,他脚步顿住,抬头往前看。

这里的泥土已经变成深红,像被鲜血浸透,死沉沉的阴气从地面渗出,凝成寒霜铺满落叶。四周温度似乎变得更冷,穿透衣衫,渗入肌骨之中。

盛琼花呵出一口白汽,搓搓手:“好冷。”

岁寒雪拦住谢清欢:“别再往前了。”她眼神微冷,“再往前,就到七杀宗的地界。”

“七杀宗?”盛琼花听到这个名字,连退好几步,拍着胸口说:“好可怕,我们这算什么?前有豺狼后有虎豹?”

谢清欢瞥了她一眼,扛着肩上豺狼本狼,说道:“七杀宗并未有你们想象中可怕。”

盛琼花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谢清欢心头一紧,还未回答,却见少女托着腮,自顾自替他圆了过去:“奥你是散修,知道很多奇奇怪怪的事也是很正常的,对吧?”

谢清欢扶额:“……对。”

温度似乎更冷了,少年们呼出来的气都凝结成白色。岁寒雪猛地看向前方,拉住水柔,朝他们喝道:“躲起来!”

谢清欢一跃而起,扛着江念的傀儡化身跳到了树上,用树叶遮住身体。

水柔抬头望了眼,小声喃喃:“树上真有这么舒服吗?”

岁寒雪:“噤声。”

一阵凄凉哀怨的歌声从远处飘来。这本该是青楼酒肆歌女唱的靡靡之音,伴着钿头银篦,血色罗裙,靡丽虚幻,响在这种地方,莫名多了几分鬼气森森。

从滚滚黑雾中哼着歌走来的是一位紫衣少年。

他容貌俊俏,脸色惨白,肩头一簇幽蓝的鬼火,跟着他的步伐摇摇晃晃。

少年蹲在地上,捻起搓深红的土壤,放在鼻尖嗅了嗅,露出个满意的笑容,自言自语道:“养了你们三年,总算长好了。”

紧接着他不知从哪掏出一把锄头,一边挖一边道:“ 三年了,三年了!你们知道我这三年是怎么过来的吗!我被师兄刺了一百剑,一百剑!”

“我被师姐打了一百遍!一百遍!”

他突然轻声叹了口气,动作滞了滞,“现在好不容易有了小师弟,可是、可是……唉,第一次鬼道小成,第一次有了可以暴打一百遍的师弟,本该是双倍的快乐,为什么会这样呢?”

少年挖开泥土,血液从土壤中流了出来,他低头凝视坑洞片刻,露出阴恻恻的笑容:“不过有了你们,便不用怕师兄和师姐了。”

趴在灌木丛中的少年屏气凝神,不敢发出一点声音,但心中忍不住在揣测,这得是多可怕的师门,师门的日常才能是互捅一百剑啊。

魔道也太可怕了吧!

紫衣少年站了起来,望向黑角林的方向,被那边滚滚妖气吸引。

他不解地皱起眉,纵身跃至黑云之上,喃喃:“怎么都跑出来了,师尊知道吗?”说罢,便化身成一道紫色流光,消失在黑雾里。

等到少年离开,四人小队才瘫倒在地上,惊觉自己已经冷汗沾湿衣衫。

洛瑶南脸色苍白:“好可怕的鬼修。”

水柔捧着胸口,“好可怕的师门。”

“其实也没那么可怕吧,我们师门不是很和善吗?”江念突然开口。

谢清欢听到身后的声音,微微一震,“师尊,你回来啦。我放您下来。”

江念按住他的手,懒散道:“别,背着我,我不想动。”

手背相触时,谢清欢好像被电到般,飞快缩回手,一股战栗之感顺着手背蹿上来,让他身子一麻,扶住旁边树枝,才不至于掉下去。

树叶簌簌落下,身后人歪歪脑袋,吐出的热气像海浪般拍打着他的脖颈,他忽然觉得自己是一叶海上小舟,被海水拍得飘飘无所依,神智也不由恍惚片刻,一时没听到江念的话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