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章 第 15 章(补)(1/2)

胤禛话落,皇贵妃明显感觉到远处那抹明黄晃动了一下,她勾唇微笑。

德妃心知糟糕,拿不准对面的两人是不是发现什么,但她知道此时此景对自己十分不利。她摇晃两下,像是被刺激的要摔倒一样。

“娘娘小心。”德妃身边的嬷嬷快速向前扶住她。

德妃顺势靠在她肩上,“本宫没事,前些时日发现四阿哥病了,本宫一直惦记着,如今看来是本宫想当然了,四阿哥有皇贵妃娘娘照顾,定是极好的。咱们走吧。”说着就没落转身,那背影充满萧瑟。

皇贵妃气的不轻,德妃如何争宠她管不着,甚至从她景仁宫截人她也只是神情不愉。千不该万不该,她不应该拿胤禛去争宠作践子。

还没等皇贵妃说什么,后面传出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,“皇阿玛,您怎么在这?胤祚知道了,您跟额娘一样也是来堵四哥的,对不对。”

一句话把德妃说的脸色发白身形摇晃,皇贵妃轻笑一声,她拉着胤禛向着那边走去。“臣妾见过皇上。”

康熙不自在的摸摸鼻子,他总感觉皇贵妃看他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个偷窥狂。低头看了胤禛一眼,他清清嗓子,“这么晚了胤禛怎么还在?”

发现皇上有转移话题的嫌疑,皇贵妃也不生气,她笑着说道:“这孩子今儿给太子和大阿哥出了个难题,这不跑臣妾这炫耀来了,臣妾闲着也是闲着,索性就陪他走一段路消消食。”

康熙也想起来了,他紧跟着笑道:“胤禛是个聪慧的。”此时他也已经知道了,他那两个儿子是为了‘争夺老四的宠爱’。看老四的样子,应该也是备受苦恼,这才出了那样的题目。

儿子之间无伤大雅的玩笑他是很乐意看到的,这说明他们关系好。胤禛能想出这样的题目为难兄长,他只觉得这孩子可爱。

胤祚看着皇阿玛与皇贵妃一人一句有些不耐烦,他年纪小,自小身体不好十分得宠,对康熙并不惧怕。他伸手轻轻扯了下康熙的龙袍,示意他还在呢?

康熙低头看了他一眼,遂想起他刚才的话,他看向德妃,眼中的冷眸一闪而过,“德妃,你又来做什么?总不会也是来消食的吧?”

“当然不是,”胤祚一脸‘我都知道,快来问我’的表情。

皇贵妃斜了德妃一眼,半蹲在地上,她伸手摸摸胤祚的头,“那六阿哥说德妃是来做什么的?”她神情温柔,看的六阿哥不好意思红了脸。

他躲在康熙身后探出个脑袋,“胤祚给皇贵妃娘娘请安。是胤祚,胤祚听说四哥做的薄荷糖很好吃,可是四哥都没有送给胤祚。胤祚不开心,额娘来给胤祚要糖。”

胤祚年纪不大,说话断断续续,有些话他理解不了,只能用自己的意思来表达。说起四阿哥不给他糖,还委屈巴巴的看着四阿哥。

四阿哥赶紧解释:“不是四哥不给你,是德妃娘娘说你还小,吃不得糖。”

吃不得糖都是客气的说法,德妃对皇贵妃与四阿哥防范甚严,景仁宫给的东西她恨不得全部都当成垃圾扔掉,又怎么会让宝贝疙瘩六阿哥去碰。

这个道理皇贵妃明白,皇上心里多少也清楚,就连胤禛也隐约知道一些,只有小小年纪的胤祚不懂,他还以为是四哥不喜欢他,所以不给他。

为此他还生气很久,决定要讨厌四哥。

现在知道不是四哥的问题,他控诉的看向德妃:“额娘~”

他不懂,额娘能让永和宫的奴才给他做糖吃,为何就不让他吃四哥的。

被两大两小盯着,德妃骑虎难下,她知道今天自己栽了,不是栽在她讨厌的佟佳氏手里,也不是胤禛这个扫把星,而是她当成宝贝的胤祚。

她当然不会责怪自己的宝贝疙瘩,她只会暗叹时运不济,她没想到胤祚会跟来。

不过,轻易认输就不是德妃了。她蹲下来温柔的看着胤祚说道:“胤祚乖,你四哥如今在上书房读书,每天都很辛苦的,他每天只能休息两三个时辰。你忍心让他在花费时间来给你做薄荷糖?”

嘴里宽慰着胤祚,实际上她这话是说给皇上听的。她不是嫌弃四阿哥,只是不忍心耽误四阿哥。她只是心疼四阿哥而已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