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章 第 11 章(1/2)

“皇阿玛,您让四弟来毓庆宫跟儿臣一起住呗。”午膳休息的时候,太子胤礽小声的说道。

康熙早就发现太子今日有些古怪,他故意不动声色,就想看看是什么情况,不曾想竟然是因为胤禛。

好奇的打量太子一眼,他笑着说道:“胤禛?保成怎么会想到让他住毓庆宫,是不是有人说了什么?”他第一反应是胤禛莫不是仗着太子对他好,提了什么要求,随后又否定这一想法。不管是皇贵妃还是胤禛都不是这种工于心计的人。这样的好事德妃也不会想着胤禛,她只会给胤祚谋好处。

实际上,太子跟兄弟好他是乐见其成的,若没有一个可信的兄弟那也太孤单,就像他自己与裕亲王福全,两人自幼关系好。以前他也说过让太子多跟兄弟们相处,可太子总是不屑。那时候他想着或许太子还小,不懂。

这段时日太子不断提起胤禛,那骄傲的小模样,让人十分欣慰。但这并不代表有人可以利用太子。

小太子不知皇父仅凭他一句话就想了这么多,他瘪瘪嘴,有些不高兴的说道:“还不是大哥,哼,大哥太过分了。”

一句话说的康熙一头雾水,他转头看向梁九功。

梁九功立刻下去打听。

得知事情的原委,康熙也不知应该是个什么表情。他有些哭笑不得,转头一想不管是学习还是生活,太子自幼都是一个人,看到兄弟们一起,羡慕也是正常。老大这臭小孩还跑到他跟前去炫耀,也难怪他不高兴。

伸手摸摸太子的头,太子噘着嘴拉下康熙的手掌,他大声说道:“皇阿玛您就答应吧,儿臣都在四弟那儿保证了,您若是不答应,儿臣岂不是成了言而无信之人。日后别人怎么看到儿臣。”

康熙失笑,“明明是你先斩后奏,如今到怪在朕的头上。罢了,朕准许你去你四弟那边住一晚上。”见太子高兴的咧开嘴,他又板着脸,“但只此一次,下不为例。”毓庆宫意义特殊,不让胤禛住进来也是为了胤禛好。倒是太子去乾西所无所谓,别人提起也顶多说一句太子与四阿哥关系好。

得了康熙的肯定,太子也不休息了,他爬起来穿好衣服就往外跑。“皇阿玛,我去让人收拾东西,趁着四弟还未开始上课,先把东西搬过去。”正好趁机在大哥面前走一圈。

哼,跟四弟睡一起有什么了不起的,第一个住进四弟房间的可是自己,四弟最喜欢的肯定也是自己。

太子走了,康熙索性也跟着起来。此时他忽然发现自己或许犯了个错误,他是不是应该把太子也送去上书房,让太子多与兄弟们接触接触,培养培养感情?

太子的教育是很重要的,他拿不定主意的时候就喜欢去慈宁宫找太皇太后讨主意。

小太子胤礽可不知道他的皇父打算让他跟四弟一起上学堂,如今他正指挥着人往阿哥所搬东西。太子的东西很多,就算只是住一天也不是一时半刻能收拾好的。可太子等不了,“笨死了,先把这些东西带上,剩下的慢慢收拾等晚上送过去就行。”

这个慢悠劲儿,等他们收拾完四弟都上课了,他还怎么跟大哥炫耀?

紧赶慢赶,终于赶在四阿哥上课前带着人来到乾西二所。走进二门,太子就大声嚷嚷:“四弟,四弟,我来啦。”

一嗓子把四阿哥隔壁的三阿哥与大阿哥都给嚷嚷出来,太子满意的微笑。他高仰着头装作没看见两人只拉着四阿哥得意的笑。

四阿哥疑惑的看着太子身后跟着的奴才,若是他没看错的话,那些奴才手里拿的都是太子常用的东西吧?只二哥惯用的常服他就看见两三套,这些肯定不会是送给他的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