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74.寄生夜总会(十)(1/2)

白领预备男形同哭喊的叫声一经结束,丁温就像在听asmr的方便面包装被捏碎,咔的一声又响又脆,非常刺耳,让他下意识的把耳塞掏了出来。

重新戴上后,联络器里再也没有任何人的声音,白领预备男的没有,丰招远的也没有。

“楼梯口?”

丁温有了不好的预感,马上往楼梯口奔去。

途中,他也听到了每间包厢里都在发出着惨叫,看来那些疯子有一部分没离开三楼,而是涌入到包厢里去攻击里面的客人。

动感的音乐声,迷幻的灯光,人们的哀嚎,交织在一起,让丁温有种在梦中的感觉。

有那么一瞬间,他仿佛真以为末日已至,恐怖电影的剧情正在现实依次上演。

然而当下他也顾不上去帮那些普通人了,只能寄希望于这些疯子没了神志不会坐电梯,所以他必须要控制住上下楼梯的出入口,尽管那里……可能比三楼还要可怕!

他的速度很快,奔跑起来像是掉帧版的闪现,没多久就来到了楼梯口。

可由于跑的太快,他并没有注意到,此时的电梯……竟然莫名在三楼停下。

一名穿着警卫制服,被诡异虫子控制的男人跌跌撞撞的走出包厢,抬头刚好看到了停下来空无一人的电梯。

电梯图标的箭头是向上升的,可能是不久前有人在三楼按下了数字,但现在已经无了,所以里面没有人。

因为痛苦,警卫满是血渍的脸抽搐了一下,然后就瞪着通红的眼睛,歪着头进入了电梯。

叮!

电梯门缓缓关闭,继续向上升去。

与此同时,丁温也在楼梯口停了下来。

在台阶的最上方,是白领预备男的头,往下十几个台阶,才是他的身体。

在他身体旁的墙壁上,是一个凹进去的大洞,里面塞的是另一名预备队员的尸体,看起来像是某种强大的力量给硬生生的锤进了墙壁中。

至于最后一名预备队员,他还没有死。

在楼梯的平地上,田琪正弯着腰,咬住他的咽喉,死命的往楼上拖。

预备队员咳着大量的血,双目无神,似是已失去了所有抵抗的想法,彻底的绝望。

田琪也被虫子控制了?

这是丁温脑中闪过的第一想法。

可这个想法随即就被他给否决,一是因为白领预备男和另一人的死法,二是……他看到了田琪的头。

她此时的脑袋——只剩下了一半。

她好像死了,又好像没有。

根据丁温目前掌握的信息,那些虫子应该不会把人的脑袋咬成这样。

丁温看过去的时候,她正用牙拖着预备队员往上走,裂成半块的大脑里,还在不断往下滑落着某些不可名状的物体。

也可以说是液体。

丁温没想到,只是一会不见,他手下的五名预备队员居然就挂掉了四个,只有丰招远不知其踪,不知道是死是活去了哪。

“田琪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