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章 第 9 章(1/2)

搬出去的前一天晚上,裴蕴蹲在地上收拾东西。

他其实东西不多,就是杂,乱七八糟又无用的小玩意儿堆了一桌,连之前点外卖收集的十多只橡皮小鸭子都还留着,齐刷刷摆在桌子的一角。

整理完衣服,他把橡皮小鸭子一只只往收纳盒放。杜简凑在他旁边看着,拿起一只小鸭子捏捏,嘎嘎作响。

“裴宝,送我一只作纪念?”他问。

裴蕴摇头,一本正经:“不行哦,人三世同堂凑着一家呢,给你一只就妻离子散了。”

杜简:“这不每只都长得一样?”

裴蕴很小气地把他手里那只抢回来,掉过鸭屁股让他看:“我标了序号,你这只是儿子。”

说完把鸭儿子也扔进收纳盒,盖上盖子。

杜简:“......”

他把溜到嘴边的亲切问候憋回去:“真是日了小强了,这么悲伤的日子你非要逼我骂你吗?”

裴蕴继续埋头收拾:“是吗,哪儿悲伤了。”

杜简:“以后咱们再也没机会宿舍四连坐开黑了,说不定你还要被陆教授盯着学习,不悲伤?”

裴蕴:“不悲伤,以后你们在宿舍玩游戏,我就在我小舅舅家偷偷写论文刷试卷,卷死你们。”

杜简真是:“你妈!——算了我忍!不给你得逞,总之室长要哭了,他含辛茹苦带了三年的宝贝儿子要去受苦了。”

裴蕴动作慢下来。

他想了想,对杜简说:“我觉得大众可能对我小舅舅有误解,当然也包括我。”

“他其实没那么不近人情。”

这一整个周末,裴蕴过得提心吊胆,担心事情随时被捅破,担心自己迟早要完。

但是两天过去,唯一的知情者全当做无事发生,该怎么样还怎么样,云淡风轻的做派让他都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太小题大做,其实这根本不算什么事。

周日那天他们返程,在车上时,他终于还是没忍住问了陆阙为什么不把他送去异研院。

当时陆阙看他的眼神堪称异样:“你很想进去?”

“当然不想!”裴蕴疯狂摇头,又摸摸鼻子:“我就是觉得奇怪,异研院主教授,居然会包庇一个吸血鬼——”

“不是主教授。”陆阙打断他,盯着前路:“只是挂名教授,有研究技术知晓的资格,不参与改造研究。”

这还能挂名?

裴蕴没见识,很惊讶:“为什么不参与?”

“道不同,看不上,所以不参与。”陆阙说:“你现在很好,我不会把你送进去。”

他语气很淡,带着几分漫不经心的随意,寥寥数字,却让裴蕴安心了不少。

“可是万一被发现了怎么办?”

他还有一点顾虑:“包庇我,你会被处罚的吧?”

“我不会让你被发现。”

车子在苧大校门口停下,陆阙拉上手刹:“如果你觉得不踏实,可以当做是在帮我做近距离观测试验。”

裴蕴有点懵:“啊?观测什么?”

“吸血鬼的完全觉醒过程。”

陆阙指尖点点方向盘,偏头看他:“比如现在,你可以尝试红个眼睛给我看看。”

裴蕴下意识就听话照做了。

类似猫瞳张开的过程,他原本琥珀色逐渐被扩大的暗红替代。

陆阙看了两秒,低头拔出车钥匙:“走吧,下车了。”

“?”

裴蕴看着拉开车门作势就要下车的陆阙:“不是,小舅舅,就这样?太草率了吧,都不说一下观测结果的吗?”

陆阙停在车门前:“观赏价值不错。”

说完在裴蕴错愕的目光下,扬手关上车门。

-

曾逸晨下课回来时裴蕴已经收拾得差不多准备上床睡觉了。

他们在阳台碰了面,裴蕴乐呵呵跟他打招呼:“室长晚上好。”

曾逸晨嗯了一声,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,裴蕴便站在原地耐心等。

不过最后曾逸晨还是放弃了,只温声道:“要是想回来了,随时回来。”

熄灯后,裴蕴趴在枕头上玩手机,收到他小舅舅发来的几张照片,附一条文字消息:

。:【想住哪间。】

照片是房间实拍,裴蕴点开照片大图划过去,看中了最后圆弧落地窗那间。房间很宽敞,而且有一整面的落地窗,拉开窗帘视野棒得不行。

裴蕴把这张存起来发回去:

暴打小怪兽:【/图片】

暴打小怪兽:【介个(*^o^*)】

。:【嗯。】

。:【早点睡,明天下课我去接你。】

暴打小怪兽:【好,谢谢小舅舅。】

他放下手机准备睡觉,一抬头发现他对床的曾逸晨还没睡。

要知道曾逸晨可是他们宿舍作息最规律的,而这个点已经过了休息时间了。

“室长,你还不睡吗?”他小声问。

问完才反应过来现在宿舍黑压压一片,按理来说他是不应该发现的。

连忙捂住嘴想打哈哈糊弄过去,不过曾逸晨似乎心不在焉,没有发现他的异常,扔下一句“马上就睡了”便翻身背对他,捞起被子蒙住半个脑袋。

裴蕴眨眨眼睛,松了口气。

第二天只有上午两节课,下课回宿舍搬完东西,他坐在车子跟室友发消息:

暴打小怪兽:【孩儿们,哥包吃包住的被放养生活就要开始了/强壮/强壮】

安澜:【恭喜。】

室长:【好好吃饭,随时回来玩。】

杜简:【我忽然想起来,你都没告诉我们你为什么突然要搬出去住。】

暴打小怪兽:【因为你晚上老是梦游,跑到我床上放屁。】

杜简:【?】

暴打小怪兽:【还放完就跑。】

杜简:【???我特么没有!!】

杜简:【......】

杜简:【真的假的?】

裴蕴弯起眼睛乐了。

暴打小怪兽:【逗你呢,就是我上次低血糖晕倒的事被我爸妈知道了,所以想让我搬我小舅舅那儿去,让他盯着我。】

安澜:【这令人捉急的智商。】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