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章 第 2 章(1/2)

裴蕴从来没睡得这么难受过。

像是身体里有无数个小人在打架,还是拿着刀叉棒槌那种,又踩又跳的,武器尽往他身上戳。

中途火大到被气醒,只是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,就被一股奇异的香味吸引了注意力。

很香很香......

说不出具体是什么,但就是让胃口尽失了好几天的他忽然有了强烈进食的欲望。

眼皮子太沉,他费力撑开一条缝,混混沌沌的也搞不清自己在哪儿,就看见近在咫尺有一截冷白的脖颈。

味道好像就是从这里来的。

他忍不住轻轻动了动鼻尖,香味钻进鼻腔,立刻勾起胃里一阵抽搐似的难受。

“好香啊。”

好饿啊。

陆阙隐约听到背上的人咕哝,放慢脚步偏头:“小蕴?”

裴蕴没搭理他,目光失神地盯着他的颈侧:“我喉咙里都快钻出手来了......”

跃跃欲试张了张嘴,好想咬,可是没力气。

陆阙:“......”

掀唇想说什么,肩膀忽地一沉,背上的人似乎又晕睡过去了,他拧紧眉心,加快脚步。

裴蕴做了个梦,梦见他用一条小鱼干哄了一只大猫咪驮他。

长竹竿把小鱼干钓在大猫面前,大猫追着小鱼干跑,他就舒舒服服骑着大猫兜风。

后来一直追不到小鱼干的大猫发现裴蕴是在逗它,生气了,狂甩着尾巴,扭头往裴蕴手背上狠狠咬了一口。

再然后,他就醒了。

脑子不清醒,他盯着白茫茫的天花板缓了一会儿,撑着床面坐起来,没认出这是哪里,倒先认出了坐在不远处的人。

陆阙见他醒了,收起手机从休息椅上站起来,刚靠近床边,就听盘腿坐在床上男生自语一句:“原来还没醒啊,小裴你牛掰,做梦都这么极限跳跃。”

陆阙面无表情扫了他一眼,用手背去探他额头的温度,裴蕴却顺势把脑袋往前一沉,重量都压在他手上。

“唉,怎么还没下课啊。”

他声音有些虚弱的哑,感慨道:“我梦都做几个了,你的课可真难熬。”

“下课了。”陆阙说。

裴蕴仰头去看他,从原本额头靠着手背的姿势自然转变成下巴搁在他手上的姿势,不明就里:“啊?”

“你没做梦。”陆阙把他往回推了些,收回手:“这里是医务室,不是教室。”

......

五分钟后,裴蕴终于消化了自己上课睡到昏迷,还被送进医务室并输了半瓶葡萄糖的事实。

很挫,不太想接受。

他端详两眼拔了针后有些发青的手背,原来不是大猫咬的,是针扎的。

“低血糖不都是早上才会晕吗?”他咕哝:“现在都是下午了。”

校医啼笑皆非:“谁跟你说低血糖只能在早上了?只要条件满足,什么时候都能晕。”

他在一本手册上记录着什么,边写边问裴蕴:“午饭吃了吗?”

陆阙在旁边,就算不说话也让裴蕴倍感压力,他坐在床边两腿规规矩矩垂着,晃也不敢晃一下:“吃了两口。”

校医:“两口什么?”

裴蕴:“黄焖鸡里的土豆。”

校医抬头看他一眼:“怎么就吃这么点,早饭呢,吃了吗?”

裴蕴:“吃了两口。”

校医:“又两口?两口什么,面?”

裴蕴:“昨晚拆了没吃完的......薯片。”

说完裴蕴就觉得脑壳顶凉飕飕的,缩缩脖子,后脖颈有点冷。

校医啧了一声,合上手册:“你们这些小娃娃,都这么大了还不会好好照顾自己,看把你老师吓成什么样,要是家里人知道了多担心。”

裴蕴垂着脑袋:“嗳,知道错了,以后一定按时吃。”

“最好这样,别现在说得好听转头又忘了。”

校医见多了他这种阳奉阴违的,语重心长又叮嘱了几句,摆摆手:“行了,去吃点东西吧,回宿舍好好休息,记住以后别再这样。”

“记住了,谢谢老师。”

校医点点头转身离开,医务室就剩他们两个,气氛有些凝滞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